主页 > Y普生活 >原来大家都知道他们上过床 >

原来大家都知道他们上过床

2020-06-22

文/艾莉

连续假期的第一晚,一群年轻人正在城市近郊山区的别墅里喧闹着。


每个人的视线,都紧盯着在地板上转动着的酒瓶。酒瓶的速度因为地面摩擦力渐渐变慢,每个人的掌心跟着越拍越快、越拍越红,男生的嗓子越扯越开,女生不是抿着嘴忍着笑意,就是跟着瞎High。


「停!停!停!停!」班上的点子王小凯扯开嗓门带头大喊着,众人的声音整齐划破山区的静默。

他们是一群大学同学,今天是毕业三年以来第一次的聚会,别墅是班代表阿方家的。吃过披萨烤鸡,加上几杯黄汤下肚后,大家早就找回了当年的熟悉感,交换过近况,听听每个人吐吐生活、工作、感情上的苦水后,突然有人建议来玩游戏。


「既然要玩就玩大一点的,什幺『谁是杀手』实在太无趣了…..」
小凯一听到有人建议玩游戏,他全身的血液立刻沸腾了起来,马上登高一呼。
「来玩『真心话大冒险』吧~」
小凯话才讲完,别墅内立刻充满雄性动物兴奋的低吼。
「幸好,人性总是比较想听八卦的…..」小凯看着现场的同学们兴奋的脸,心里有鬆了一口气的感觉。


他喜欢玩游戏,他更常带头玩游戏,但是,他不喜欢玩「谁是杀手」这个游戏。
也不知道为什幺,每次只要他一抽到「杀手」都会立刻被猜出来。所以,他害怕玩这个游戏,他对这个游戏没有把握。


小凯是个活泼好动的大男孩,他总是精力旺盛,永远笑容灿烂。


他是家里的独生子,爸妈终日为事业忙碌,总是对他说:「你要乖乖的,爸爸妈妈这幺忙。都是为了让你过好日子。」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接受了这个说法。

因为不想回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,所以他从小就集党结社。


还好他天生是个容易开心的孩子,同伴的陪伴抒解他的孤单,但却也让他在很小的年纪时,就学会看人脸色,这却也让他有时显得过于滑头。


他学会在最短的时间内,融入一个团体成为核心人物,总是抢着带领大家玩团体游戏,当游戏主持人虽然不能参与,但却能保证绝对不会被整,这是小凯心中的打算。总是要等到他搞清楚游戏状况,有把握可以赢的时候,他才会下场一起玩。


常有人说「认真就输了」,但小凯在玩游戏的时候,却总是特别认真。


但话说回来「真心话大冒险」算不算得上是一个游戏呢?当然算是,有惩罚、有人在旁边看笑话,这绝对算得上是个最残忍的游戏。


「等一下不知道可以整到谁?」小凯幸灾乐祸的想着。
酒瓶终于缓缓的停下,最后停在浪子阿达面前,在场的人脸上都浮现了诡谲的笑意。
「太好~」小凯心想。
这不是老天爷特意的安排吗?在场还会有谁比阿达有更劲爆的隐私,可以引起大家兴趣的?


「咳咳~」他刻意的清了清嗓,当起了游戏主持人。
「真心话?大冒险?」
「真心话呀~有什幺好怕的?」阿达耸了耸肩说。
「好!那…… 在场有几个人跟你上过床?」又是一阵欢声雷动~
这句话一问出口,他得意的跟周遭的人击掌大笑。
「你是说男生还是女生?」阿达懒洋洋的反问,更让大家High到了最高点。
「说!说!说!」
小凯带动大家逼问着阿达时,突然觉得筱玲脸色不太对劲。
「没半个~」阿达一贯蛮不在乎的样子。
一时之间别墅内安静的可怕。
「屁啦~你是谁?浪子阿达耶~宁可错上、不可放过耶~」小凯首先发难。


其它人也跟着七嘴八舌,纷纷开始扳着手指算起跟他传过的暧昧对象。
「真的没有呀~」


阿达坦蕩蕩的看着在场每一个人,当他的眼神跟小凯对上的那一瞬间,小凯回想起一件尘封已久的记忆。


天呀~他和筱玲上过床!
天呀~难怪刚刚自己问出那个问题时,筱玲的脸色瞬间惨白。
小凯好内疚,觉得自己好惨忍。


大二那年阿达跟筱玲因为一起选修日文走得很近,在那个空气中总是浮动着荷尔蒙的年纪,同学们当然耳语过他们俩人的绯闻,但是,好像一直没有更确定的情况出现,当新鲜感消失后,同学们八卦的话题之中,也就不再提到他们俩人了。


直到那一天…………
小凯提议看萤火虫,浩浩蕩蕩约了一大群人,自己却在出发当天因为发高烧失约了。
疯了一整夜却依然精神抖擞,打算嗑完早餐再解散的一群人,打电话吵醒已经退烧的小凯要他买单赔罪。睡眼惺忪的小凯正在空蕩蕩的街道上选择早餐店时,撞见了一大早从阿达宿舍出来的筱玲。


筱玲没有看见他,但他却在那一瞬间心碎,他其实从大一开始一直喜欢筱玲,但却从来不敢表白。当大家在谈论筱玲跟阿达的暧昧时,他常在心里祈祷,希望不是真的。


虽然,后来的几年再也没有传出任何跟阿达筱玲有关的八卦,但小凯还是选择埋葬了自己心中最初的情感。

四月天寒流来袭的夜晚,这场聚会迟迟没有结束,不胜酒力的人已经睡倒在沙发上,小凯跟其余几个还清醒的则围在暖炉旁聊着天。


「ㄟ~」突然有人示意要大家往外看,小凯转身一看,阿达正好关上落地窗,众人的笑声在阿达掩上门后才放肆的响起。
「这有什幺好笑的?」小凯很疑惑。
「几分钟前筱玲才走出去呀~」阿方挑了挑眉说。
「ㄟㄟ~你们记不记得大二那年去看萤火虫夜游那ㄧ次…」阿方接着兴奋的说。
「喔~有耶~记得记得…」
「喔~就是小凯放鸟那ㄧ次呀~」大家七嘴八舌的拼凑着记忆。
「那你们还记不记得,那天一大早看到谁从阿达宿舍出来?」阿方压低声音说。


真相大白,原来大家都知道他们上过床。


「对呀~刚刚小凯那样问,我直冒冷汗耶~」
「原来他们俩个一直有什幺…..」
「好像没有耶~我记得筱玲后来不是交了个建筑系的男朋友吗?」
大家八卦得很开心,小凯却始终沈默。
「小凯,你到现在还喜欢筱玲吗?」阿方突然发问。
「啊?我?」小凯一时之间不知道怎幺否认。
「你呀~一直很不会掩饰心事呀~」阿方笑着说。
「不会掩饰心事?」
「对呀~你知道为什幺每次你抽到「杀手」的时候,大家一定都猜得到吗?」小凯摇了摇头。
「因为每次你抽到「杀手」就会变得特别沈默,本来都会一直帮忙炒热游戏气氛的人,却突然很安静,自然大家就猜到你是杀手了。」

原来如此,小凯恍然大悟。原来自己常因为太在乎所以就失常了。


「面对筱玲的时候也是一样呀~」阿方又继续说。
「以前,每次只要她一出现或讲到她,你就会变很安静……」在场的大家都猛点着头。
「大家在聊什幺呀~气氛这幺凝重…」筱玲从远远的地方慢慢走过来,微笑着加入大家。
小凯抬头看着她,一样的长髮,一样的美丽,一样的让人心动。
原来绕了这幺大一圈,该面对的还是逃不掉。
他希望长大后的自己,同时也长了点勇气。


深深吸了一口气,正想开口说话的小凯突然想起另一张脸孔,那个总是瞪大眼睛,气到撑大鼻孔,嘟着嘴叫他「坏蛋」兇巴巴的自己现在的女友….


他还想起当年在同学之间风靡过的另一部日剧「恋爱世代Love Generation」。


在「恋爱世代」里片桐哲平是这样子形容自己对初恋情人的心情…


「就像是一块摆在柜子里的蛋糕,碰都不想碰,就怕会碰坏它,就怕它不会再是最初完美的样子。」
「既然错过,一定有它该错过的原因跟理由吧~」小凯心想。
他起了身,走到户外拨了通电话。
「喂~睡了吗?」
「当然睡了,坏蛋,这幺晚了还不回家………」
听到电话那头的她,又开始兇巴巴的教训自己时,小凯笑了。


长大后的自己,果真长了点勇气,幸好,也长了点智慧。

忘了跟妳上过床

怎幺可能忘了跟妳上过床


相关推荐

精选文章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