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Y普生活 >半数未获 求助无门 廉屋应设委会争地契 >

半数未获 求助无门 廉屋应设委会争地契

2020-06-20

半数未获  求助无门 廉屋应设委会争地契
报道:郑德伟

半数未获  求助无门 廉屋应设委会争地契

近年来亚沙再也组屋的管理日趋完善,新领导层接管管委会后已陆续解决各民生问题、照顾环境卫生及基本设施,更计划全面粉刷8座组屋。

森州有超过半数廉价组屋的业主仍未获得分层地契,业主受促成立委员会,向政府、发展商或清盘师赎回大地契,然后申请分层地契。

数十年前发展商在推行建屋发展计划时,为了符合森州政府制订30%廉价屋的房屋政策规定而兴建廉价组屋,但却没有为业主申请分层地契,有部分发展商却在发生区域经济风暴时易主或倒闭,多年来业主求助无门,找不到发展商或公司取回分层地契。

森州政府于最近宣布于3月16日实施2013年分层管理法令,强制发展商在推行新的发展计划时,须提呈分层地契图予有关单位,已证明正处理分层地契事宜;然而该法令中却没有谈及旧的共管公寓及组屋如何获取分层地契。

对此《》针对组屋林立的罗白区及汝来区,通过地方领袖查访组屋面对的分层地契及管理费及衍生的各类问题。

脏臭乱问题一箩筐

谈及廉价组屋,一般个印象是环境肮脏,业主与管委会发生纠纷,业主被指没缴交管理费,管委会则被狠批没有做好管理维修的服务工作,最后衍生一箩箩的环境问题。

是所有共管产业,例如高级公寓、公寓、城市房屋、组屋等,或两个或以上不同屋主在同一段地都可申请分层地契,其中数十年前兴建、被一箩箩问题困扰的组屋,则因缺乏管理及维修,或居民外迁而最终沦为外劳或难民聚居地。

若要重振组屋区,业主则必须团结一致,组成委员会,才能向发展商争取居住权益的保障,最重要是就是要申领到分层地契,让业主拥有合法产业拥有权的证明。

半数未获  求助无门 廉屋应设委会争地契

汝来区有很多新兴高级公寓,工程陆续于近年建竣及移交钥匙,业主料不会面对无法取得分层地契问题。

高级公寓入驻汝来

近5年很多发展商瞄准商机在汝来区兴建高级公寓发展计划,吸引很多本地及外地人购买,相信大部分高级公寓单位还未取得分层地契。

由于发展计划需3年的兴建时间,移交钥匙予业主后需要处理单位缺陷问题,及分层地契手续耗时较长,因此一般相信新兴高级公寓仍属于大地契。

比起廉价组屋,高级公寓的发展商参与管理,让整个区域管理日趋完善,确保环境卫生、基本设施、共管设施如泳池、健身室及礼堂等,没有出现纰漏或管理不当问题。

目前汝来有4个高级公寓的发展计划,共有数百个单位,其中英迪大学学院附近的高级公寓计划已建竣,发展商是基于市场要求才投入高级公寓计划,估计不会出现任何管理不当的事宜。

汝来市议员兼马华芙蓉区会财政赖振光:新法令监督发展商

廉价组屋是当年发展商制定发展计划时,为了满足森美兰州政府订下30%廉价屋子的产物,而汝来区确实有一些组屋业主还未得到分层地契,惟详细资料及数据需要调查及收集才能得知。

我觉得新法令对各方面都好,发展商必须满足诸多条件才能取得执照,或下一个发展计划,否则会列入黑名单,这将约束发展商必须为业主取得分层地契。

地契和管理费不能一并而谈,分层地契是业主的权益,缴交管理费则是责任,大家一起交管理费,让管委会有钱处理日常维修及清理环境。

以凤凰山庄组屋为例,该区是分层地契区域,理应是由管委会维持环境卫生,但该区衍生太多环境问题及社会问题,管委会也没有太多款项进行维修,很多屋顶已出现破洞及漏水现象,维修费超越管委会能力。

因此在汝来市议会的积极跟进及配合下,成功向城市和谐、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的一项发展计划中争取到一笔款项,全面维修组屋的屋顶,让耗资数百万令吉的重建屋顶计划可减轻管委会的负担。

半数未获  求助无门 廉屋应设委会争地契

所有分层地契产业的业主必须成立管理委员会,以进行管理区域的环境卫生及日常维修,常年代表大会时再向业主报告全年计划与财务开销。

万茂区州议员叶耀荣:亚沙再也组屋成典范

我的选区内有多座组屋面对问题,其中焦点区域是亚沙再也组屋,该区500间单位已于1980年代陆续取得分层地契,但管理费是让组屋无法妥当维修及管理的最大主因。

比起以往少数人缴交管理费,自从新的理事会接任后,整体情况陆续改善,无论是路灯、走廊灯、环境卫生等都按时进行,越来越多业主感到满意而准时缴交管理费,我觉得亚沙再也组屋可成为其他组屋的典范。

组屋是属于大家,因此需要业主集体关注,准时缴交管理费是责任,而管委会也会尽责的管理区域。

目前该组屋正着手向房屋部申请180万令吉作为重新粉刷8座组屋的费用,而管委会必须承担其中10%或18万令吉,目前正积极筹款,因此我呼吁尚拖欠管理费的业主应尽早缴交,让重新粉刷工程能尽快进行。

至于迪沙亚沙花园组屋则面对严重的环境卫生问题,甚至很多业主纷纷外迁,对此我已致函州政府要求后者关注,协助重组及重振该区。

半数未获  求助无门 廉屋应设委会争地契

萧金良关注廉价组屋衍生的环境卫生问题。

专业律师兼罗白区州议员萧金良:5区组屋仍持大地契

我的州选区内拥有5个地方拥有廉价组屋,八成的居民还未领取分层地契,还是属于发展商名下的大地契,包括罗白秀雅花园、敦依斯迈医生路组屋(14楼)旁的5层楼组屋、邓普勒高苑、罗白星光组屋等。

当然也有少数组屋已成功取得分层地契,如马基沙花园组屋(邓普勒古德士油站旁)、罗白人民组屋(罗白大草场旁),另14楼组屋旁的5层楼组屋,听闻他们已委任律师处理分层地契事宜。

若发展商已清盘,州政府应该可以接管这类组屋,同时全体业主签名通过,成立管委会或委员会处理分层地契事宜,他们必须展示当初购买产业时的合约证明,从而解决没有发展商证明其身份的难题。

只要组屋业主团结一致,成立管委会再寻找律师处理,肯定会成功取得分层地契,惟这个过程耗时1至2年之久,而且必须随时跟进申请过程与发展;当然我呼吁州政府必须介入此事,协助组屋业主赎回大地契再分割成为分层地契,以保障他们的权益。

即使业主还未取得分层地契,从法律角度而言有关产业仍可进行买卖,惟买家必须承担风险,因他们的交易仅在于双方共同签署的一份私人合约,后者是具有法律效应却没有保障,倘若发生纠纷及其中一方态度不诚实,将出现欺骗成分。

以首都吉隆坡为例,由于很多高级公寓还未取得分层地契,但产业已经历多次买与卖,甚至分层地契出来后,产业已转手3次或以上。

举例,业主A把产业出售予业主B并制定一份私人合约,当产业的分层地契出来后,业主A却跳出来声称自己是业主,再把产业二度出售给其他人,最终业主B遭蒙骗及蒙受损失,并闹上法庭。

相关推荐

精选文章

点击排行